襄阳专业律师网
咨询热线:135-9749-8981·返回首页
襄阳专业律师 电话 135-9749-8981
首席律师
乔方律师襄阳乔方律师 电话 135-9749-8981
咨询热线:135-9749-8981
QQ:1258466189
邮箱:qiaofang6189@qq.com
执业证号:14206201110609366
地址:湖北枣阳市民主路22号
您的位置:襄阳专家律师网>刑事辩护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律师辩护案例

来源:原创  作者:乔方  时间:2019-11-08

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律师辩护案例
【案情简介】
2015年4月至6月期间申超在樊城区领袖中原公寓楼10楼开设赌场10场左右,期间姚雷负责监台,何华卫负责码房,颜某某等人在赌场负责发牌,每场组织至少20余人进行赌博。
2015年6月至2017年2月期间,申超在樊城区领袖中原公寓楼10楼多次组织开设赌场,期间,曹玉伟、王春雁、张建波在该赌场占股,姚雷负责监台,何华卫负责码房,颜某某、张洋、赵越在赌场负责发牌,每场组织至少20余人进行赌博。
2015年6月至11月期间,申超在樊城区尊享沐足6楼楼多次组织开设赌场,期间,王春雁、张建波、李小兵在该赌场占股,后李小兵退股,曹玉伟入股,姚雷负责监台,何华卫负责码房,颜某某、张洋在赌场负责发牌,每场组织至少20余人进行赌博。
2015年6月至7月1日期间,申超在樊城区瑞泰欣城5号楼19楼多次组织开设赌场,期间,曹玉伟、王春雁、张建波在该赌场占股,姚雷负责监台,何华卫负责码房,颜某某、张洋在赌场负责发牌,每场组织至少20余人进行赌博。
颜某某违法所得1.7万元,因涉嫌开设赌场罪的主犯涉黑,所以认定颜某某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一般参加者。
【辩护意见】
 
1、被告人颜某某自始至终就不知道开设赌场的组织者和
领导者“樊启荣、王春雁”等人,也不知道“樊启荣、王春雁”属于涉黑组织,所以,其主观上不具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故意。
2、被告人颜某某的老板叫申超,颜某某受雇在赌场发牌,
与申超之间形成雇佣劳务关系,属于一般的服务性工作人员。上班时间不固定,时断时续,雇工可去可不去,劳动报酬按时结算。颜某某参与发牌的累计工作时间不超过40天,虽然其行为客观上帮助了申超开设赌场,但是,与“涉黑”犯罪具有明显的区别。
3、被告人颜某某在赌场发牌是因为家庭生活贫困,为了
挣钱补贴家用,并没有故意犯罪的动机。
4、在原审过程中,颜某某始终不认参加了“组织、领导
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只对“开设赌场罪”认罪认罚。
5、原审对颜某某参加发牌的场次、时间和金额认定有误。
对颜某某的定罪,应当适用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
二款的规定,以“开设赌场罪”的一般参加者,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不应当不加区别,一律按照《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去定罪。定罪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讲究“实事求是,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不能乱扣“黑”帽子,矫枉过正,犯左倾主义错误。
1、被告人颜某某有自首行为,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2、被告人颜某某系“开设赌场罪”的一般参加者,属于从犯,有法定的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情节。应当按照其在赌场中所起的作用和危害后果,适当量刑。
3、被告人颜某某认罪认罚,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4、被告人颜某某积极筹借交纳“退赃款”17000元,具有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5、被告人颜某某坦白交代,曾经劝说张洋自首成功,有悔罪表现,可以酌定从轻、减轻处罚。
6、被告人颜某某系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也无任何劣迹,没有不良记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7、被告人颜某某系正在哺育婴儿的妇女,对其判处监禁刑,会损害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不符合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且我国法律、法规对哺乳期的时间界限没有做严格规定,哺乳期满,被告人颜某某还要去监狱服刑,不便于操作和掌握,缺乏可行性。因此,对被告人颜某某以判处非监禁刑为宜。
综上所述,原审调查事实不清,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量刑和处罚过重,处理结果明显不当,恳请二审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改判颜某某六个月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免处罚金。
【判决结果】
被告人颜某某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罚金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缴纳)。
【裁判文书】
湖北省枣阳市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9)鄂0683刑初221号
【案例评析】
这是一起开设赌场罪案件,因开设赌场的老板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所以将开设赌场罪的一般参加者,在赌场中从事服务的人员,也列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一般参加者,一并追究刑事责任。但是,在一审过程中仍然存在以下问题,可以提起上诉:
刑事上诉状
上诉人颜某某,女,汉族,1990年7月8日出生,公民身份号码420621199007087166,初中文化,无固定职业,户籍所在地湖北省襄阳市樊城区某某镇某某村4组,现住湖北省襄阳市襄州区某某镇某某村1组。因涉嫌开设赌场罪,于2019年1月18日被枣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日被枣阳市公安局取保候审。同年7月2日经本院决定取保候审。
辩护人:乔方,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律师,联系方式:13597498981
上诉请求
上诉人颜某某因不服枣阳市人民法院(2019)鄂0683刑初221号《刑事判决书》,现提出上诉,请求二审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原判,将此案发回重审,或者依法改判上诉人六个月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免处罚金。
事实和理由
一、原判调查事实不清,认定事实错误,定罪明显不当
6、上诉人颜某某自始至终就不知道开设赌场的组织者和
领导者“樊某某、王某某”等人,也不知道“樊某某、王某某”属于涉黑组织,所以,其主观上不具有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故意。
7、上诉人颜某某的老板叫申某,颜某某受雇在赌场发牌,
与申超之间形成雇佣劳务关系,属于一般的服务性工作人员。上班时间不固定,时断时续,雇工可去可不去,劳动报酬按时结算。颜某某参与发牌的累计工作时间不超过40天,虽然其行为客观上帮助了申超开设赌场,但是,与“涉黑”犯罪具有明显的区别。
8、上诉人颜某某在赌场发牌是因为家庭生活贫困,为了
挣钱补贴家用,并没有故意犯罪的动机。
9、在原审过程中,颜某某始终不认参加了“组织、领导
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只对“开设赌场罪”认罪认罚。
10、原审对颜某某参加发牌的场次、时间和金额认定有误。
二、原审定性不准,适用法律错误
对颜某某的定罪,应当适用我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
二款的规定,以“开设赌场罪”的一般参加者,追究其刑事责任,而不应当不加区别,一律按照《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去定罪。定罪要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要讲究“实事求是,主、客观相统一”的原则,不能乱扣“黑”帽子,矫枉过正,犯左倾主义错误。
三、原审量刑和处罚过重,处理结果显然不当。
8、上诉人颜某某有自首行为,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9、上诉人颜某某系“开设赌场罪”的一般参加者,属于从犯,有法定的从轻、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情节。应当按照其在赌场中所起的作用和危害后果,适当量刑。
10、上诉人颜某某认罪认罚,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处罚情节。
11、上诉人颜某某积极筹借交纳“退赃款”17000元,具有酌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
12、上诉人颜某某坦白交代,曾经劝说张某自首成功,有悔罪表现,可以酌定从轻、减轻处罚。
13、上诉人颜某某系初犯、偶犯,没有犯罪前科,也无任何劣迹,没有不良记录,可以从轻、减轻处罚。
14、上诉人颜某某系正在哺育婴儿的妇女,对其判处监禁刑,会损害妇女、儿童的合法权益,不符合我国《妇女权益保障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的相关规定。且我国法律、法规对哺乳期的时间界限没有做严格规定,哺乳期满,上诉人颜某某还要去监狱服刑,不便于操作和掌握,缺乏可行性。因此,对上诉人颜某某以判处非监禁刑为宜。
综上所述,原审调查事实不清,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错误,
量刑和处罚过重,处理结果明显不当,恳请二审人民法院依法予以改判颜某某六个月有期徒刑并适用缓刑,免处罚金。
此致
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颜某某
           2019年10月21日
 
【结语和建议】
一是当事人的亲属不懂怎么样聘请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已经失去专业刑事辩护律师提供专业帮助的最佳时机。只是被动地委托人民法院指派和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职务性律师去做有利于被告人的程序性辩护。
二是当事人的亲属不知道怎么花钱,怎么支付律师费。
 三是此案上诉完全是可以的啊,因本案定罪量刑均有问题,二审辩护,仍然有很大的空间。
咨询方式

乔方律师

135-9749-8981

1258466189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