襄阳专业律师网
咨询热线:135-9749-8981·返回首页
襄阳专业律师 电话 135-9749-8981
首席律师
乔方律师襄阳乔方律师 电话 135-9749-8981
咨询热线:135-9749-8981
QQ:1258466189
邮箱:qiaofang6189@qq.com
执业证号:14206201110609366
地址:湖北省枣阳市人民路19号
您的位置:襄阳专家律师网>成功案例

张华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法律援助案

来源:原创  作者:乔方  时间:2019-03-26

案件名称:张华秀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法律援助案
案件类型民事
办理方式诉讼
受援人信息 张华秀,女,汉族,1949年7月15日出生,住枣阳市环城办事处枣刘路1号,公民身份号码420683194907150569。
结日期 2018年12月21日 
援助机构: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 
承 办 人  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 乔方律师 
情简介受援人张华秀多次上访无果后,经枣阳市信访局疏导和指引,建议其到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申请法律援助。张华秀系年老、残疾、特困户,经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审查决定,指派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乔方律师予以援助。经核实的情况是:根据枣阳市人民政府2011年12月9日会议纪要安排,全市道路基础设施、还建房工程和工程管理由被告3枣阳市城乡建设局负责。枣阳市城乡建设局将枣刘路花带及两旁的非机动车道的工程建设项目发包给被告2枣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具体组织实施。2011年6月28日枣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与被告1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枣刘路的市政配套工程施工合同,由该公司具体组织施工。2012年5月7日上午11点左右,原告乘坐其丈夫齐长高驾驶的手扶拖拉机从环城八里七组邱庄(永兴驾校对面)到枣刘路,当时非机动车道路面已修好,路面上堆放有土方,非机动车道与出村路交接处未修好,出村路面低于非机动车道,被告1和被告2未在此设置明显的警示标志,也为采取任何安全防护措施,造成当手扶拖拉机进入非机动车道时,车身倾斜严重,导致原告从车上摔下,右侧股骨头骨折后股骨头坏死。经多家医院长时间的治疗,现仍然不能正常站立和行走,经司法鉴定,构成九级伤残。被告1和被告2未尽到警示和安全施工义务,被告3未尽到安全监管职责和对承包人的谨慎选任义务,给原告造成各项损失407864.6万元。原告要求赔偿,数被告相互推诿,拖延不赔。为此根据我国《侵权责任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依法判决。
为支持原告张华秀的诉讼请求,援助律师收集和整理了大量证据并制作了证据目录。
一审庭审过程中,张华秀突然改变了对事实的陈述,讲是自己推车摔倒的。后经核实,张华秀的陈述是受枣阳市人民法院调解室李万胜的误导和蛊惑形成的,在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经李万胜出具书面的《情况说明》予以证实,予以纠正。一审过程中,被告初次提出了诉讼时效的抗辩。后来又提出了申请重新鉴定的要求。经人民法院委托,湖北同济司法鉴定中心作出鉴定结论,但是数被告对其重新鉴定的结论仍然不服,提出异议。
通过开庭,援助律师在一审时的代理意见为:受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指派,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指派我担任本案原告张华秀一方的委托代理人,依法参加诉讼,履行代理义务。在庭审前,本律师通过实地勘察、走访、调查,并详细研究了本案案情以及所涉及的法律问题,特别是通过今天的庭审调查,我认为本案的基本事实已经查清,现结合我国《侵权责任法》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发表以下具体代理意见:
一、本案事故的发生,不是在法定意义的道路上,而是在公共场所;本案发生事故的原因是由于人行道上堆放有土方,而不是交通违章行为所引起的,因此,本案不是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不应当适用《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本案属于物件致人损害责任纠纷案件,应当适用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九条和第九十一条规定。事实依据是:2012年5月7日上午11点左右,张华秀乘坐的手扶拖拉机是从出邱庄的便道上(不是村道,也不是乡道)进入到枣刘路旁边隔离花带的人行道时,人行道没有修建好,上面堆放有土方,手扶拖拉机从此经过,高低差距太大,发生手扶拖拉机侧翻,导致张华秀摔下发生股骨头骨折,损伤严重。
二、按照物件致人损害的归责原则,根据我国民事诉讼举证规则,是按照无过错责任和过错推定责任原则去承担举证责任的。本案中,就依法由被告承担举证已经尽到善意管理、谨慎提示义务。如果被告不能尽到法定的举证义务,证明自己没有过错,将由所有人市政建设部门、工程的发包方和管理人承担对自己不利的后果。
三、关于本案过错的构成,应当属于混合过错。虽然说手扶拖拉机的驾驶人也有一定的责任,但是,这种责任限度显然不超过10%。相对于道路修建的所有人、管理人、施工人来说,要小的很多,除非原告有严重过错,才可以减轻被告的责任。本案中,原告方没有严重过错,所以,不能减轻数被告的责任。
四、本案没有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一是因为张华秀受伤后连年都在治疗,没有间断;二是因为张华秀因此事一直在信访寻求救济途径;三是因为张华秀治疗终结后于2016年8月25日枣阳楚威司法鉴定所才做出《司法鉴定意见书》,确定原告的伤残等级等事项,因此,本案不存在超过诉讼时效的问题。
五、本案诉请的事实,已经2016年6月29日枣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查实确认。2016年7月6日,枣阳市城乡建设局也确认了上述事实。且枣阳市交通运输局于2016年6月28日、29日对原告诉请的事实也予以了核实确认,2016年6月30日,枣阳市信访局在处理意见上也做了事实经过的描述。因此,原告诉请的事实足以认定。
综上所述,原告的诉请合情合理,客观真实,与法有据,被告不尽管理职责和警示义务,应当依法承担赔偿责任,因此请求人民法院依法支持原告的诉讼请求。
枣阳市人民法院2017年10月31日作出(2016)鄂0683民初3739号《民事判决书》,以原告张华秀的起诉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了张华秀的起诉。受援人张华秀不服判决,向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再次申请法律援助,并指名要求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乔方律师再次代理二审诉讼,出庭支持上诉。
接受二次指派后,援助律师认真阅卷,研究一审的证据材料和民事判决书。经审查,援助律师代书了《民事上诉状》,上诉认为:
一、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法定的诉讼时效。
1、被告认为“原告未举证证明引起诉讼时效中止或中断的情形,”与事实不符。“原告张华秀于2012年5月7日受伤当天被确诊为右股骨颈骨折,伤害比较明显,应从伤害之日起年内提起诉讼,”违背常理和法律。八次治疗的事实说明,张华秀的病情不稳定,一直处于连续的治疗过程中。直到2016年8月22日,枣阳市一医院才对张华秀的病情进行确诊。2016年8月25日,经鉴定,张华秀才知道自己的具体赔偿项目和数额是多少,知道自己的合法权益被侵害后才寻求起诉解决问题。
2、原告感到问题严重,于2016年6月27日开始去枣阳市信访局信访,反映情况。枣阳市交通运输局、枣阳市城市建设投资经营有限公司、枣阳市城乡建设局先后均做了情况调查和答复。并建议上诉人依法通过诉讼途径解决问题。于是上诉人2016年11月4日就起诉了三被告。这些情况说明张华秀对自己的合法权益,一直没有放弃诉求。
3、2016年12月19日第一次开庭,被告提出过诉讼时效的抗辩。在2017年3月17日、2017年9月20日两次庭过程中,三被告均没有提出过诉讼时效的抗辩。仅仅提出事实不符、延期举证、申请证人出庭、申请重新鉴定的反驳意见和申请,说明三被告也认同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4、本来,被告在2016年12月19目提出了诉讼时效的抗辩,那么法院就应当对诉讼时效进行审理和裁决,如果认为超过了法定诉讼时效,就没有必要再继续3月1日、9月20日的两次开庭。且被告在3月17日庭审过程中提出来重新鉴定申请,延期举证申请,证人出庭申请等,这种情况也足以说明,被告在后来两次开庭过程中,已经放弃了对诉讼时效的抗辩,对原告的起诉时效是认可的。
5、治疗终结,病情稳定,才能进行鉴定。从鉴定之日起才能确定原告的具体合法权益是否被侵害,这时才能起算原告的诉讼时效。也说明原告的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二、本案基本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足以认定。认定案件基本事实的证据,不仅有原告记载于信访机关的书面陈述,枣阳市交通运输局的现场勘验和笔录,还有证人证言及原告的诉状陈述等大量证据,前后证据形成了证据链条,相互印证,足以认定。
湖北省襄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年6月1日作出(2018)鄂06民终58号《民事裁定书》,认定该案件张华秀的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上诉人的上诉理由成立,裁定撤销原判决,将此案发回重审。
案件发回重审后,原“道路交通事故”和“物件致人损害”的案由取消,确定为“公共道路妨碍通行损害责任”纠纷案件。案件进入第三次民事诉讼审理,原告张华秀第三次到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指名要求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乔方律师继续援助代理出庭。乔方律师做工作让张华秀换一换援助律师,张华秀不同意换律师,坚持要求乔方律师援助代理出庭,并到枣阳市信访局和司法局信访,要求指派乔方律师继续援助代理张华秀出庭支持诉讼。
经枣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决定,乔方律师第三次接受指派,援助张华秀出庭代理起诉。2018年12月21日,枣阳市人民法院作出(2018)鄂0683民初282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如下:
一、湖北盛隆建设集团有限公司赔偿张华秀各项损失45354.59元,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二、驳回原告张华秀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点评本案涉及三个焦点问题:
一、原告张华秀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
本律师认为张华秀受伤后虽然没有在法定期间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但主要原因在于其不能确定责任主体,现有事实可以证实原告多年来除持续进行治疗外,一直通过信访途径在寻找确认责任主体。为此,认定本案诉讼时效需注意两个回题:
第一,信访可以构成诉讼时效中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子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四条规定,权利人依法向有权解决相关民事纠纷的国家机关,事业单位,社会团体等社会组织提出保护相应民事权利的请求,诉论时效从提出请求之日起中断。信访应当构成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
第二,尽管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七条并无“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义务人”的表述,但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权利被侵害,不仅包括权利人知道侵害事实的发生,也包括知道或应当知道义务人是谁,这是民法通则一百三十七条关于诉讼时效起算点规定的应有之意,否则权利人将无法行使权利,因此,三被告认为张华秀起诉超过诉讼时的依据不足。
二、在后来的诉讼过程中,原告张华秀是否可以增加诉讼请求的数额?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规定,本解释所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人”、“农村居民人均纯收人”、“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职工平均工资”,按照政府统计部门公布的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以及经济特区和计划单列市上一年度相关统计数据确定。
‘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为此诉请判今被告赔偿损失的数额可以依法变动增加。
三、划分本案当事人承担责任的比例是多少?
原审法院按照原告20%,被告80%的比例进行了判决。本律师认为原审处理结果显失公平、公正:
1、乘坐人张华秀没有过错,不应当承担责任。原审认定驾驶人齐长高有一定过错,但是,三被上诉人没有申请追加齐长高为被告参与诉讼,原审也没有以职权追加齐长高参与诉讼。齐长高不是本案的诉讼主体,原审以齐长高的过错来认定上诉人张华秀的责任,没有法律依据,原审在处理程序上是违法的。
2、发生本次地面施工损害责任事故,其主要原因和根
本原因是:施工单位随意在公共道路上滥放砂石土堆,没有采取安全措施,没有设置警示标牌,导致齐长高驾车载张华秀驶经土堆时后拖车厢翻车倾斜,致张华秀摔在地上受到伤害。齐长高采取安全措施不当只是次要原因,农业机械不得载人是行政管理的范畴,不构成本次事故的致害原因。
 另外,在援助代理案件过程中,一定要与受援人很好地相处和沟通,避免原告一边诉讼一边上访的事情发生。要劝导当事人相信法律是公正的,让其身心投入到诉讼中去。
推荐意见此案涉及的法律焦点问题较多,难度较大,原告系老上访户,又是残疾人、老年妇女、困难户,指派律师援助代理好案件并做好当事人的思想工作难度较大。援助律师是湖北鸣天律师事务所的资深律师,有丰富的办案工作经验和较高的水准,在办理案件过程中,赢得原告的高度信任,原告多次指名要求乔方律师代理。通过三次的诉讼代理,已经初步取得了胜诉的结果。把疑难复杂的案件以援助的方式予以维权并取得了很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实属不易。
                               
 
 
 
咨询方式

乔方律师

135-9749-8981

1258466189

在线咨询